红A中毒

士弓主,all弓,逆cp退散。热爱充满希望傻白甜的每一天~把红茶当士郎亚种这种不约,我不约,谢谢。圈地自萌

© 红A中毒
Powered by LOFTER

一千种以上的告白方式(19)

太久没更新啦,看着这篇的某一章热度居然累计到107,就更这篇好了


  “不过,在彻底说明白之前,我稍微原谅卫宫同学你的无礼行为好了——昏睡事件……这件事你知道多少,也说清楚吧,卫·宫·同·学~”

  在夜晚笑得和正午的阳光一样灿烂的远坂。

  绝对和翻滚的熔岩一样可怕。

  士郎面对着这个笑脸,认真的想。

  要隐瞒远坂其实并不太难吧,就算少女是个特别敏锐的魔术师也一样。

  在被逼问的时候,不由自主瞥向了一边的红色弓兵。

  Archer闭了一下眼,接着看着这里挑起了眉毛。

  什么啊,一副在说着“与我无关”的脸。

  总而...

【士弓】一千种以上的告白方式(18)

FGO开服……

用龙娘换到了红茶之后……魂就被美如画的红茶勾走了_(:3J∠)_

总之今天才更新真是不好意思2333


  晚上大概八点左右,士郎站在红色的大洋房门前,不自觉的开始有点忐忑起来。

  ————唔。

  深深吸口气,士郎朝着不确定的方向转过头去。

  当然,那里空无一物。

  已经灵体化的英灵,是无法仅凭肉眼观察到的。

  ——虽然知道这一点,不过还是下意识的那么看过去。

  预料之中,不会见到英灵的身影。

  但是,出乎预料的是,Archer的声音振动着空气传递了过来。

  “怎么了,不按门铃吗?”

  “……呃。”

  真是问到了点子上呐。...

【士弓】一千种以上的告白方式(17)

傻白甜有……没啥逻辑……

反正我写这文就是为了谈恋爱啊岂可修_(:3J∠)_

  士郎只是坦然的点了点头,“嗯,可以那么说吧——我是为了Archer,没错。”

  对于士郎的回答,远坂凛倒抽了口气。

  像是极度的震惊的样子瞪着士郎,接着她一下子就把自己的脸埋进了自己掌心里,无力的朝着一边的英灵问道。

  “……才一天不见而已,这家伙是不是升级了啊,Archer。”

  “——就算是你那么问我……”

  很受不了的样子,Archer闭了一下眼。

  “……该说哪里出了差错吧,总之,不是一开始这个小鬼就是这个样子的吗,凛。”

  “————不对,其实最不对头的应该是Archer...

【士弓】一千种以上的告白方式(16)

  结果,说是要取得远坂的协助,一路上就算已经到达了学校也毫无头绪。

  突然和远坂说“一起摧毁圣杯吧,那不是什么好东西”也许会立刻被当成别有居心也说不定。

  一直以来都秉承着家训与魔术师追求根源的传统的远坂——不管怎么说也是魔术名门嘛——要随便相信一个前两天还是门外汉连圣杯战争都不知道,只会使用投影魔术的半吊子说的话怎么想也不太可能吧?

  更何况、是将所有希望寄托的“圣杯”。

  要是有切实的证据的话,就会容易得多了……

  “所以小鬼就是小鬼……只会直线的思考的话,就算是摆在面前的答案也只会溜走。”

  Archer的声音忽然低低沉沉的响起。

  ……喂,别突然就说话了啊...

【士弓】一千种以上的告白方式(15)

  虽然那时候是过火了,不过看起来Archer有手下留情,不然被抓住空隙的话,卫宫士郎的脑袋早就飞出去了吧。

  往头上套上衣服,总之一转眼又是清晨了。

  不过因为最近不太安全的关系,樱也回去了,所以,早上也只能够自己动手了。

  倒不是抱怨,毕竟做料理可是一件神圣的事啊。

  而且也只有现在有这个机会了。

  士郎拉开门,清晨的空气虽然很冷,但是还是让人一下子能够清醒过来。

  想到高中之后就几乎没有什么下厨的机会就会觉得怀念。

  ——毕竟后来和远坂在英国修业,而且时不时也会外出,好好吃一顿和式料理的机会已经很少了,更别说是亲自下厨了吧。

  “好——赶快将今天的道场锻炼...

【士弓】一千种以上的告白方式(14)

  瞪着那边那个用疑问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少年,Archer用低沉的冷漠声调严厉的问道,“你没有留意到你方才说了什么吗……卫宫士郎,关于凛的圣遗物召唤了我这一点,应该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

  颜面直击要害。

  士郎一下子就呆住了。

  因为本来就不擅长说谎,结果到处都是隐瞒的破绽也没办法。

  这样想着,顶住英灵宛如刀刃般能够将人彻底洞穿的尖锐视线,士郎稍微尴尬的搔了一下头发。

  “的确是完全没留意的就说漏了嘴,不过我也不是要刻意隐瞒的,可以说,因为瞒不过Archer这件事,我反而松了口气吧。”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小鬼。”

  抱着手臂,Archer冷淡的质问。...

【fate/士弓】一千种以上的告白方式(13)

终于暂时告一段落了~

2333


  稍微等一下,就算是现在也要感慨,远坂你的脑洞简直和黑洞没有两样吧。

  交换Servant作战这种事,听起来就觉得不是一般的夸张。

  不,要说夸张的话还不如说是荒唐吧。

  首先得申明一点,也就是说,远坂凛她的想法——

  “远坂,有一件事你知道的吧。”没有立刻拒绝,士郎认真的看着虽然正在气头上一看就知道是一时冲动,但还是镇定着的少女,“Servant和Master之间的联系。”

  “啊,当然知道了。”用“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呢”眼神看了一眼士郎,少女环抱起了双臂,“基础是令咒吧,Master与Servant之间也是以令咒来维系的,...

【fate/士弓】一千种以上的告白方式(12)

_(:3J∠)_萌文写太久,来写点其他的调剂一下_(:3J∠)_

说起来大小姐一直都在出人预料嘛……


  既然被远坂警告了,放学之后再想着逃跑就不现实。

  更何况对于士郎来说,也没有逃跑的理由。

  ——不过其实也根本没有逃跑的机会嘛。

  只是刚下课而已,刚刚站起来准备整理书包,就看到远坂已经站在走廊的窗户前,抱着手臂,神色不善的等着了。

  ——说起来,远坂她已经气到连优雅高贵的伪装也懒得披了吗……结果现在其他的学生都在绕着她走来的。

  士郎将最后的课本塞进书包里,才将书包提起来往走廊走去。

  “比我还早嘛,远坂。”

  “……………………”

  对于士郎

【fate/士弓】一千种以上的告白方式(11)

傻白甜

逻辑0

看得开心就好~


  今天让Saber好好呆在家里,大早上就被藤姐怒目而视了,为了解释Saber——或者说搪塞Saber的来历,士郎也算是努力的在胡扯瞎编。

  最后也总算蒙混过关。

  总之,在玄关那里好不容易说服Saber留在家里,花了不少时间之后,士郎才走出卫宫邸。

  到达学校也就比平时晚了一点。

  在校门口刚好撞到了远坂凛,不过莫名其妙的被瞪了一眼,但也就是如此,这之后远坂凛移开了视线,像是装作没看到一样的回到了教室里去。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总觉得她在生气的样子。

  “哎、卫宫?”

  “啊,喔……...

【fate/士弓】一千种以上的告白方式(10)

  虽然从外面到家里已经很晚了,但是还不能就这么去睡觉,士郎明白自己如果不好好处理手臂的问题的话,也许睡到一半就会有罪受,而且处理得太晚的话,可能真的会完蛋。

  说起来对于士郎来说,第一次使用Archer的投影的那时候的确也造成了这样的情况。

  不过当时不知道为什么过来帮忙的Archer解决了那个问题。

  ——说起来虽然总要说是敌人,但是却在那个时候对“讨厌的小鬼”伸出援手的那家伙,可以说是教科书级别的蹭得累了吧。

  不过也不知道今天晚上能不能碰面。

  “……Master。”

  仔细一听,才注意到Saber正一脸无奈的望着。

  “Saber,有什么事吗?唔,大可以叫...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