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A中毒

士弓主,all弓,逆cp退散。热爱充满希望傻白甜的每一天~把红茶当士郎亚种这种不约,我不约,谢谢。圈地自萌

© 红A中毒
Powered by LOFTER

【fate/士弓】封印指定(后日谈篇)

稍微交代了一下其他的一些事233


  被阳光刺痛眼睛而清醒过来。

  “嘶——”

  好冷,虽然是快要春天了,但是这段时间反而更冷了。

  迷迷糊糊坐起来环顾四周,这下子才发现,自己正在仓库里。

  倒并不是有什么问题,实际上应该说是问题大了才对——

  因为又不小心在仓库里睡着了,总之,赶紧在仓库里换好藏起来的备用校服,再偷偷回到自己房间里去,不然被那家伙发现的话——

  哎——

  说起来,距离那件事已经有差不多半个月了吧。

  圣杯战争终于完全落下了帷幕。

  所谓完全落下帷幕的意思呢,就是说冬木已经完全恢复了平静,从此以后,冬木市应该不会再有圣杯战争这个东西...

【fate/士弓】封印指定(81)(正文完)

明天来后日谈~


  好黑。

  眼前是黑色的,但是很温暖。

  只有意识清醒或不清醒的在母亲的羊水里漂浮。

  真温柔。

  如果可以的话,就不想醒来了。

  因为比这里更黑暗的地方就是睁开眼睛的那里,而且一点也不温柔的残酷又冰冷。

  没有人会来救那样的人吧——

  所以、意识也可以就此下沉——

  “樱——”

  温柔的声音,像是带着光一样的声音,穿透了膜。

  “喂、樱……快点醒来啦,一起回家。”

  有点吵,说起来,这里是哪里呢?

  好痛、身上好痛,一点也不温暖,保护的壳破裂了,所以就降临到了冰冷又僵硬的地方。

  不过,意识浮上去了。

  

【fate/士弓】封印指定(80)

基本上是凛的主场远目


  “利用了地脉的魔力吧,而且,现在站在这里的应该不是真正的本体。”

  “不是……真正的正体?可是——?”

  “……大概或许是类似于操纵着肉体那种情况,也就是说真正的中枢不在这里。”

  这么说着的Archer皱起了眉头。

  因为感觉到了事情难办了吧,更何况还是利用了地脉的魔力,在这里的话,只要没有找到那个“中枢”,间桐脏砚就形同不死。

  “也就是说……?”

  “是的,只要他持续利用地脉的魔力,不管打倒他多少次,就算将他碾成肉末,这家伙也会像是虫子一样重新聚合起来,再度复活。”Archer对着那个狡猾的老魔术师冷笑了起来,“哼,老狐...

【fate/士弓】封印指定(79)

补上昨晚的更新_(:3J∠)_


  “呵呵,卫宫家的小子,好久不见了呐。这一次,就来为老朽的愿望成就的一天观礼吧。”

  老人像是盛大的欢迎那样的呵呵笑着。

  但是,那浓烈的令人作呕的杀意却清晰的传递过来。

  针对那杀意,Saber警惕的架起了手中看不见的剑,瞪视着那个老人。

  “Master,小心,Assasin不在这里,暗杀者的职阶可以使用气息遮断,不知道会不会埋伏在别处。”

  听到了Saber在这边的提醒,老人呵呵笑着一语不发。

  “……应该已经没有Assasin了,Saber。”

  Archer厌恶的盯着那个老人,沉着声音说道。

  “什么...

【fate/士弓】封印指定(78)

写到4500肝不动了_(:3J∠)_

又开始困了……


  “当然咯,非常清楚、可以说比你们要早得多,我就知道了那圣杯里究竟是什么。为了‘它’的降生,我也是忍耐了足足十年之久,好不容易才等到今天。这么好的机会,可不能让你们来破掉了吧?”

  “……啧,什么啊。”

  远坂大概是气到快要说不出话来了,全身都在轻微的颤抖。

  “我说你既然知道安哥拉·曼纽究竟是什么,那一定也知道让他出来的话会怎么样吧?”

  “——愚蠢的问题,凛。我当然知道会怎么样,不过,这些都与我无关喔,我仅仅只是想要看到‘它’出生而已。”

  这么说着的神父笑容一点也没有变化。

  但是,...

【fate/士弓】封印指定(77)

……太困了,昨天太晚睡了。

结果写的时候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啥_(:3J∠)_

先断在这里,明天继续


  走出卫宫邸的时候,立刻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现在的时间怎么看也都是白天吧。

  但是,天色却非常暗,明明是白天,却像是夜晚一样。如果说是大雨之前的景色,但空气里却一定潮湿的气味也没有。

  抬头往上望去,天空布满了乌云,层层叠叠像是要从天上压过来的样子,给人沉重的压迫感。

  不好的预感也和乌云一样压得人透不过气来。

  等一等,那是什么啊——

  “远坂……”

  “嗯?”

  “那个、是什么啊——”

  抬起头,朝天空望去。和平时能够看到的景象完全不...

【fate/士弓】封印指定(76)

_(:3J∠)_

明天终于到决战,一定要一口气搞定!


  “是的,只要冬木的地脉还在,就算摧毁这一个圣杯,只要再次依托地脉,就能有第二个、第三个。魔术协会就不会放过这里,只要他们还像个贪心食腐的秃鹫,就会一直用眼睛盯着这里,不会放过这里。”

  …………

  不自觉睁大眼睛瞪着那个少女,士郎大概也想到了远坂凛现在所想到的事。

  少女所说的,全部都指向一点。

  “——对于冬木来说,地脉是宝物也是灾祸吧。”

  叹着气,所谓身怀宝藏但同时也必须承担宝藏所带来的危险,也就是这么回事。

  “欸……差不多也是那样,人类都是有贪欲的,就算是魔术师——不对,应该说魔术师的贪欲或...

【fate/士弓】封印指定(75)

今天要推动主线进展了


  那是——祭星的祭坛。

  燃烧着的火焰,如同天与地的连系。

  没有风但是却闪烁、晃动着的火焰,照耀着这个混沌的空洞。上升着的火舌,舔舐着坚硬的天顶。

  这可不是什么正当的祭祀,就连照耀这空洞的火焰的颜色,都并不是明亮的红炎,而是黑色的、令人感到寒冷、诡异的颜色。

  浑浊的空气、从岩壁之中渗出的水滴,全部都是剧毒的颜色。

  比起地底下栖息着巨龙的空洞,倒不如说像是巨龙的胃袋,总之就是这么个东西。

  会在这里祈求救赎、会在这里寻求所寻求之物而献上祭祀的,也只可能是接受这异常、逃避着阳光、只能在地下苟延残喘的魁魅魍魉之流。

  老人的干

【fate/士弓】封印指定(74)

_(:3J∠)_亲戚来了……痛痛痛痛痛痛痛……

胃也痛……_(:3J∠)_要死了

总之今天大概只有这一节了

顺便……为什么会在战前突然有谈起恋爱的气氛啊……

好可怕啊orz


  好像是、做了什么梦的样子。

  大概是一望无际的红色荒丘吧。

  说是空无一物并不正确,因为那片红色的荒漠之上,无数的刀剑林立着。

  一眼望过去,看不到尽头、也无法准确计数,成千或者上百,各种形状的刀剑根植着大地,像是矗立着的无数墓标。

  ——一瞬间似乎明白了什么。

  “卫宫同学——!”

  女孩子的声音,从远处传过来了。

  开始听起来只是像隔着一层薄膜一样,不过——

  ...

【fate/士弓】封印指定(73)

  房间里没有开灯。

  因为不吃晚饭是不行的,所以在安置好Archer之后,士郎就前往厨房做好了晚饭。

  一顿饭当然吃的索然无味。

  远坂在房间里没有出现,就算给她端了晚饭过去,也被拒之门外。

  说着“卫宫同学先不要管我,我一会儿把事情解决了就出去。”这样的话。

  因为远坂凛的坚持,士郎也只能够把料理包上保鲜膜,放进冰箱。

  等她出来之后,再给她热一下吧。

  这样想着,士郎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进去就没有开灯。

  反正,只是这一点黑暗的话,过一会眼睛就能适应。

  在Archer身边坐下,那家伙还在睡觉,不过说是睡觉,也许更接近昏迷吧。

  身体的温...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