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A中毒

士弓主,all弓,逆cp退散。热爱充满希望傻白甜的每一天~把红茶当士郎亚种这种不约,我不约,谢谢。圈地自萌

© 红A中毒
Powered by LOFTER

钟声响起之时(32)

  “…………那个,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啊?”

  “……所以你果然是个笨蛋吗,卫宫士郎。”

  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Archer重新转过脸,看着这里的这家伙终于还是露出了看笨蛋的眼神。

  “谁是笨蛋啊!说别人是笨蛋的家伙才是笨蛋吧喂!”

  条件反射的反驳他,停顿了半秒之后才慢半拍的想起了一件事——

  “欸、欸欸欸——!?等一下,之前还在和个女人战斗,如果不是被远坂搬回去的话——”

  “……头痛,失血过多结果连思维也变得混乱了吗,完全没有搞清楚目前的重点啊,小鬼。”

  哎呀哎呀的说着,Archer往这里斜了一眼。

  应该对等待士郎自己搞清楚状况失去了耐心,他直接说道,“...

钟声响起之时(31)

  ——真的会碰上吗?

  不过远坂也只不过较为肯定的推测而已,所以碰不到也是有可能的吧。

  就算如此也不能轻易松懈。

  深深吸了口气再吐出去,士郎觉得自己稍微有些紧张起来。

  稳定了心跳之后回过神,走在前面的远坂和Saber已经在聊着让人听不懂的话题了。

  因为无法介入,所以也只能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调查起四周。

  暂时没有异常——

  说起来——

  “……对了,今天能看到月亮啊。”

  虽然不是望月但也非常明亮的将天空映出光晕,因此也看不到什么星星吧。

  “对了,望月是什么时候来的……”

  正喃喃自语的时候,突如其来的心悸感让士郎猛地停下脚步。

  似乎...

钟声响起之时(30)

稍微写一点这个_(:3J∠)_


  ——但是说的没错,已经可以清楚的认知到了,要说讨厌,那的确是反话。

  虽然的确还是讨厌那家伙没错。

  一见面就没法控制的吵起来,归根结底也是那家伙一直在挑衅的关系。

  ……越是这样就越不甘心承认,卫宫士郎只不过是因为被对方先讨厌才幼稚得决定一定要讨厌对方这样的事。

  烦躁了起来。

  就这么看着远坂正吃着最后两口炒面面包。

  ——没错,就是在食堂买到的咖喱炒面面包,一直以来都是非经过一场大战不可才能买到的抢手货,好不容易想着尝试一下结果被远坂这家伙说着“没有便当的补偿,反而卫宫同学也不需要吧”拿走。

  虽然说的也没错,现在的身...

【士弓】钟声响起之时(29)

让我稍微卡一下另一边的H

  在后颈的某根筋牵动着神经似的疼痛中挣扎的醒过来了。

  “哗啦”一下掀开被子坐了起来。

  对于卫宫士郎来说,就像是现实的梦境——不对,大概是将精神反应到了现实吧。

  “……痛啊,真是毫不留情啊,那家伙。”

  所以,现在觉得后脖子疼得不得了,因为大概是精神性的,知道就算用手揉着也于事无补,但是还是一边揉着后颈一边起来了。

  还有些晕乎乎的换好了校服,拉开门呼吸到了清晨的冷空气,才让头脑为之清醒起来。

  ——一瞬间也想到了,似乎是做了什么有理由被那家伙揍的事。

  “…………呃、呃啊……要是对那家伙说自己不是故意的,老实道歉的话也不知道行不行...

【士弓】钟声响起之时(27)

_(:3J∠)_

  那之后随手带的扳手竟然派上了用场。

  虽然是扳手,但是那把扳手是组合型多功能扳手,用于修理门锁这种事虽然看起来很不靠谱不过也勉强可以吧。

  好不容易士郎修理完门锁,至少表面上看起来和差不多的时候,已经是一两个小时之后了。

  绷紧神经一起和Saber警戒着的远坂也松了口气。

  那之后三个人从新都返回深山镇,约定了第二天交换情报之后,就在交叉口上道别。

  “你最好问一下Archer关于人类与吸血种间隙的磨合的事,这可是事关卫宫同学在我这里的危险等级评估,很重要喔?”

  远坂这么特别叮嘱了一句之后,正式分道扬镳了。

  士郎一个人回到卫宫邸,看了一下...

【士弓】钟声响起之时(26)

  “……哈、哈……咕……”

  吞咽口水,冷汗在这个时候湿透了背脊,士郎才发觉被杀气锁定的自己,就像是被石化了一样,一根指头都无法动弹。

  只能够睁大眼睛瞪着面前坚定得指着他、看不到半点颤动的剑尖。

  “……可以了,Saber,放下剑吧。”

  “————凛。”

  像是不赞同的样子,举着剑的阿尔托莉雅低声叫了一下远坂的名字。

  “……不正是因为发觉卫宫同学像是及时恢复理智的样子才停下来的吗?”

  站在金发的骑士身后的少女拨弄了一下披在肩上的发尾,接着叹了口气,郑重的朝着士郎道歉。

  “没问题了吧,卫宫同学?非常抱歉,是我的疏忽才造成你这种情况的。”

  盯视着这...

【士弓】钟声响起之时(25)

因为在跑剧情结果在难产_(:3J∠)_……

  “因为,我不是还没做到和那家伙的约定吗……?在带他出来之前,怎么也不会让自己随便就死掉的。”

  “……啊,是吗,有那个信心就好。”

  远坂叹了口气,一副被打败了有气无力的样子。

  “不过老实说,真的不是说着玩的喔?晚上和我出去巡逻的话,卫宫同学你一定要做好万全的准备才行——”

  她停顿了一下,接着忽然调转脚跟转过了身,正对着士郎。

  背后就是校门了啊。

  不知不觉当中也走到了学校。

  “那么,我先过去了。为了卫宫同学着想,怎么说我也不能和卫宫同学你一样毫无自觉嘛?”

  “哈哈……”一听就知道远坂在说别人迟钝,在这...

【士弓】钟声响起之时(24)

少年你真的不得了……

  “稍微等一下,改变——世界?等等,你又对Archer做了什么约定啦……?听起来好像超离谱啊,不是我的错觉吧!?”

  “哈……?那个,我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吗?”

  不知道自己是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士郎觉得气势在远坂的瞪视之下又弱了下去,只能试探的问着看起来已经在焦躁中的少女。

  “——难道有哪里不奇怪吗……?改变世界——你刚才说了这个吧?别做危险的事啊,卫宫同学。”

  远坂在担忧似的皱着眉头,眼睛没有眨一下的盯着这里,像是等着士郎立刻正面回答她的样子。

  ……不打消她的担心的话显然是不行啊。

  被瞪着的士郎立刻明白了这一点。

  不过——是什么危...

【士弓】钟声响起之时(23)

白天又是凛的被闪瞎时间╮( ̄▽ ̄")╭

  睁开眼睛,眼前就是熟悉的天花板。

  士郎发现自己清醒的没有刚刚睡醒的困意,不过还是从被窝里做起来,习惯性的揉了一下眼睛。

  一下子就到白天了啊。

  之前所看到的还是黑夜的情景——不,并不是指在睡之前,而是在Archer那边看到的景象吧。

  ……对了,既然和他说好了要改变黑夜的庭院,但是就算是这样也是没有什么头绪啊。

  “……嘛,算了,反正已经下定了决心,虽然办法也是现在才开始想。”

  挠着头发,从被窝里起来。

  拉开门,深吸了一口清晨的空气,士郎伸了个懒腰。

  “好的,怎么也从早上就开始努力吧。”

  这...

【士弓】钟声响起之时(22)

4500字_(:3J∠)_

终于……写完了这一节_(:3J∠)_

  “怎么了,又发呆了吗?”

  面前那家伙毫无自觉的皱着眉毛这么问道。

  Archer他好像对于自己的事好像意外的迟钝啊。

  “——没、那个——”

  “嗯,总之,既然你也确认是这么回事,看来我除了接受之外也别无他法。”

  似乎是放弃了什么似的,Archer原先紧绷的肩膀反而在这个时候放松下来。

  “哎呀哎呀,好像是让命运走上了不得了的轨道了——有哪一双手在推动历史的车轮朝着完全没想到的方向前进了呢——那么,这双手的主人就一定是喜欢恶作剧的家伙吧。”

  Archer哎呀哎呀的自嘲的念着,不过当然没有...

1/4